以冲刺的状态跑出决胜的姿态——“三区三州”甘肃深贫区脱贫攻坚报告

以冲刺的状态跑出决胜的姿态——“三区三州”甘肃深贫区脱贫攻坚报告
题:以冲刺的状态跑出决胜的姿态——“三区三州”甘肃深贫区脱贫攻坚报告  开栏的话:  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是我们党作出的庄严承诺。当前脱贫攻坚战进入决战决胜关键阶段,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甘肃的临夏州、四川的凉山州和云南的怒江州等“三区三州”更是典型的深度贫困地区。新华社近期组织三路小分队奔赴“三区三州”,开展行进式融媒体采访报道,从即日起开设《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栏目,展现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决战深度贫困的伟大成就,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营造良好氛围。  新华社记者陈二厚、谭飞、姜伟超、刘红霞  这是令世界惊叹的伟大成就——  1650万、1232万、1442万、1240万、1289万、1386万……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六年,中国交出累计减贫8239万人、累计减贫幅度83.2%的历史性答卷。  这是摆脱绝对贫困最难啃的硬骨头——  “三区三州”仍有17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全国现有贫困人口的12.5%,贫困发生率8.2%,贫困程度深、基础条件差、致贫原因复杂,可谓“最后的贫困堡垒”。  “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我们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跨省区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决胜脱贫攻坚冲锋令。  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新华社记者深入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和临夏回族自治州采访调研,感受深贫区脱贫攻坚的成就、干劲和信心,探寻脱贫攻坚战的决胜密码。  奇迹,在陇原大地书写  从前,马五德有三怕:一怕羊长得大、二怕庄稼成熟、三怕生病。现在,他不怕了。  65岁的马五德,家住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掌子沟乡白土窑村。以前住的地方,方圆一公里就他一户人家。  没有路,在家门口看得见县城里的高楼,却经常因为雨雪十天半月下不了山。养的羊要想卖出去,就要背下山,收庄稼也全靠背,生了病能不能来得及送到医院主要看运气。  “去年搬到这个新村,没花一分钱。”马老汉向记者伸出一只手,摇了摇,眯着眼,“五间房,宽敞着呢!”  50公里以外,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曲奥乡太阳沟村,藏族青年才多忙着接待一拨又一拨外地游客。半天下来,笑容就没从黝黑的脸上收起过。  以往,跟甘南许多牧民一样,才多拿着鞭子“赶日子”,总也脱不了贫。2015年,甘南开始发展旅游扶贫。越来越多的牧民放下鞭子,干起农家乐、藏家乐、牧家乐,从“卖牛羊”转到“卖山水”。  仅仅两年,太阳沟整村脱贫。绿水青山,真的变成了金山银山。  临夏州和甘南州,同属“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马五德和才多,只是甘肃深贫区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  截至2018年底,临夏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由2013年底的56.32万减少到16.38万,贫困发生率由32.5%下降到8.97%,下降23.53个百分点。  同期,甘南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由2012年初的28.39万减少到2.16万,贫困发生率从51.3%下降到3.89%,下降47.41个百分点。  数字背后,是贫困群众生活的巨大变迁。一座座扶贫车间如雨后春笋从山沟里拔地而起;一个个易地扶贫搬迁点斩断群众的穷根;昔日的“穷山恶水”变成绿水青山,再变成金山银山……  脱贫攻坚带来的,不仅是这些有形的巨变,还有意义更深远的变革。  这是更加求真务实的作风——  在临夏州的白土窑村,记者见到被当地村民亲切称作“小胖书记”的陈登。小伙儿在村里当“第一书记”已经两年。  在联系贫困群众的微信群里,他总是用语音不厌其烦地发布信息。“我联系的贫困户很多是留守老人,打字未必看得清看得懂,让他们多听几遍,就不会误事。”  这样的细致,是许多深贫区干部的习惯作风。他们长年扎在高原大山和少数民族群众中间,山大沟深不漏一户家庭,山高路远不漏一顶帐篷,为脱贫攻坚奠定坚实基础。  这是认识不断深化的发展理念——  行走在甘南大地,车窗外,近处水草丰茂、牛羊成群;远处蓝天白云、景致盎然。令人印象格外深刻的,是甘南城市农村、大街小巷、房前屋后、室内室外,干净得让人难以置信。  “摆脱贫困,不能只是盖个新房子,生活方式、生活状态、生活观念依然一片狼藉,这可不行!”甘南州委书记俞成辉说,我们要做的,是以摆脱贫困为切入点,不断激发人民对美好生活的主动不懈追求。  指着穿村而过的一条清澈小河,曲奥乡党委书记罗小龙告诉记者,这以前就是条“垃圾河”,脱贫攻坚战以来,老百姓越来越懂得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生态环境。“现在大伙儿搞农家乐、藏家乐、牧家乐,家家户户比的是谁家院落更整洁干净。”  奇迹般的巨变,在陇原大地上铺展。  力量,在攻坚中升腾  在低矮逼仄土房里过活了小半辈子的王哈力麦从来不敢想,自己能住进敞亮舒适的电梯房。她更没想到的是,下楼拐个弯,走几分钟路,就到了自己打工的扶贫车间。  42岁的王哈力麦家在临夏州东乡族自治县。东乡县,是临夏乃至甘肃省脱贫攻坚战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家门口的扶贫车间,让八千多名跟王哈力麦一样的妇女“走出家门”,拿到人生第一份工资、凭自己双手打了一个摆脱贫困的翻身仗。  合理选择搬迁安置点,做好产业对接,是确保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的重要前提。  站在自家崭新的小洋楼前,看着熙熙攘攘的游客,甘南州临潭县八角镇庙花山村村民杨尕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以前我们住在山上,山下的好日子看得见摸不着,一年忙到头全家也就挣三四千元。”杨尕兰说,从山旮旯里搬出来住进了小洋楼,好日子开始了。  去年,杨尕兰家办起农家乐,一年就收入10万多元。  近年来,甘南州始终坚持把易地扶贫搬迁作为全州“拔穷根”的头号工程和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治本之策。建档立卡贫困户若要搬迁建房,自筹资金控制在人均2500元以内,确保搬迁户不因建房而致贫。  2016年到目前,临夏州和甘南州搬迁9000余户,6万多人,搬迁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全覆盖。甘肃省2016年到现在,搬迁规模达48.73万人。  别了,那个穷窝窝!  人均受教育程度低,是“三区三州”地区脱贫攻坚的“绊脚石”。教育扶贫事关同步小康和长远发展。  辍学学生马文杰做梦也想不到,为劝返自己归校,县里动用了6个部门的力量。  14岁的马文杰家在临夏州东乡县,从去年开始辍学,在兰州一家面馆打工。今年7月份,临夏州一位干部在这家面馆吃饭,发现了东乡口音的马文杰,这位干部立即打电话告知东乡县政府。  因面馆老板和马文杰不配合,姓名及其他具体信息皆无,东乡县两位县领导带领县教育、人社、市场管理等部门和乡镇政府、学区负责人组成劝返组,十余人连续工作8天,行驶路程近一千公里。  马文杰,终于放下抹布,重新回到教室,拿起书本。  这,只是“三区三州”甘肃深贫区教育扶贫的一个普通案例。截至今年7月30日,临夏州已劝返学生15155人。甘南州5624名失辍学学生于2018年10月全部劝返复学。  为了从根本上切断贫困的代际传递,甘肃省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制定了全面的教育专项政策,从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包括中等职业教育全免费,大学和高等职业教育阶段也实施了多项资助保障,确保“考得进,上得起”,不让一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因贫失学。  截至2018年底,全省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6%。  从2012年以来,甘肃增加了精准扶贫专项、革命老区专项、民族专项等面向不同类型考生的专项计划,加大招生扶持力度。截至2019年高考录取结束,甘肃省共录取农村、贫困、革命老区、少数民族等地区的本科层次考生61980人。  希望的力量,在陇原大地不断生长。  信心,在决战决胜的冲刺中更加坚定  “紧!时间太紧了!”从临夏州扶贫办主任位置上“空降”东乡三个月不到,县委书记马秀兰步子迈得急,话也讲得急。  按计划,东乡将在明年最后一批脱贫摘帽,算起来有400多天。可她不这么想。  “过了11月15日,我们这里就基本施不了工。”她掰着手指头说,再加上雨季,以一个月算,前前后后加起来,有效脱贫工作时间只有200来天。  “东乡人盼雨又怕雨,一下雨,就有大大小小的地质灾害,可能一下就返贫了。”半个月没见着两岁半儿子的马秀兰说,“现在恨不得一天24小时掰成48小时来干,一点都耽误不得、耽误不起,必须打起精神,全力以赴!”  越是时间紧、任务重,越是要干劲足、作风实。  甘肃省贫困人口从2016年底的256万人减少到2018年底的111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2.97%下降到5.6%。“三区三州”的甘南州和临夏州脱贫压力和防返贫压力仍然存在,构建扶贫长效机制尤为重要。  此外,甘肃地处西北,既有地理面貌多姿多彩的一面,更有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的一面。如何在脱贫攻坚中更好保护绿水青山,也是甘肃当前以及未来需要长期下功夫的大课题。  在甘南州,单一的农牧业脱贫让生态环境不堪重负,难以为继。2016年以来,甘南在全州推行“环境革命”,通过治脏、治乱、治陋,改变全州的生态面貌,“擦亮”旅游资源,为产业转型奠定了基础。仅2018年,甘南州乡村旅游游客就突破360万人次,进账4.3亿元。  政府顺势而为,从去年开始,甘肃省省级财政每年安排1亿元,在贫困地区扶持500个村发展乡村旅游,创建206个旅游示范村,新建1万户标准农家乐。力争到2020年,通过发展旅游带动脱贫的人数占总脱贫人数20%以上。  生态蜕变,黄土地不再生长贫穷。  事实证明,生态之路,不仅是扶贫之路,更是发展之路。  初秋时节,地处太子山脚下的临夏县大滩村、卡家滩村交界地带的农田里,随处可见村民们忙碌的身影。  侯喜昌是大滩村农民产业扶持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在收完第一茬种植的豆苗、荷兰豆、西兰花、长寿仁豌豆等高经济价值蔬菜后,眼下他正带领村民在流转的320多亩土地里覆膜,准备播种第二茬“庄稼”。  成立于2018年底的大滩村产业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社抢抓脱贫攻坚产业扶持政策,通过“土地入股、资金入股”的方式,引导260户村民发展高原夏菜产业,种植的蔬菜统一销往广州等地,亩均产值在5000元以上,吸纳的150名土地流转户和建档立卡户人均月工资收入都在2000元以上,很多妇女通过在家门口务工实现脱贫致富。  “现在我们脱贫的路子越来越清晰,只要我们瞄准市场苦干,就一定能脱贫,也一定能致富。”侯喜昌说。  越是决胜关键时期,越要靶心不偏、焦点不散、标准不变。  凝聚起广大干部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坚定信心,勠力冲刺,我们一定能够攻克“最后的贫困堡垒”。

波兰举行活动纪念二战爆发80周年 德总统请求原谅

波兰举行活动纪念二战爆发80周年 德总统请求原谅
波兰1日举行多场活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并以此缅怀战争中的死难者,呼吁人们铭记历史、珍惜和平,避免悲剧重演。  当天规模最大的纪念活动在波兰首都华沙市中心的毕苏斯基广场举行。波兰总统杜达检阅了波军仪仗队,出席活动的各国代表依次敲响刻有“记忆和警示”字样的纪念钟。随后波军仪仗队士兵向无名烈士墓敬献花环,并鸣礼炮。  杜达在致辞中说,“我们心怀感激之情,记得并将永远记住那些为世界自由而战斗、牺牲的人们。”他说,虽然经历了艰难困苦,但波兰民族在二战期间始终坚持抗争,从未放弃。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总理默克尔,美国副总统彭斯和法国总理菲利普等出席了在华沙举行的纪念活动。  在此之前,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在北部城市格但斯克的韦斯特普拉特举行的纪念活动上说,1939年9月1日,波兰经历了“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他说:“我们要讨论并记住我们失去的,我们要追求真相,并要求赔偿。”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蒂默曼斯出席了在格但斯克的纪念活动。  当天最早的纪念活动于清晨时分在波兰中部小城维隆举行。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纪念活动上致辞,为二战中纳粹德国的罪行而向波兰人民请求原谅。他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要铭记,我们会铭记。”  1939年9月1日凌晨,纳粹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军舰向韦斯特普拉特半岛上的波兰驻军开炮,打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第一枪。维隆是德军轰炸的第一座波兰城市。

pbke1dw3

穆里奇  来历:足球报  特约记者王继生报导 感谢穆里奇的帽子戏法!8月31日晚,在正定奥体22316人的凝视下,石家庄永昌以3比2艰难地拿下了冲超的竞争对手长春亚泰。穆里奇仍是以一个现象级的射手存在,四场竞赛打进六球,带领石家庄永昌取得了四连胜,让人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曾经在银河纵横驰骋的“猎豹”。  亚泰的主教练萨布利奇是一个“三进宫”的教练,永昌的古特比则是“二进宫”教练,价值六分的冲超之战关于两人来说谁都输不起,赛前空气中都弥漫着这种严重的气氛,连200多名河南建业的球迷都参与为永昌加油助威,从旧日的“黄河德比”到现在的“两河德比”,称谓有改动,但河南和石家庄的球迷在2013年结下的友谊却未变,还有远道而来的客队长春亚泰的球迷,这场招引了三地球迷的重视。  关于相同志在冲超、想拿永昌祭旗的长春亚泰来说,从愿望回到实际,不过45分钟的间隔。尽管吕建军、杨一鸣和朴世豪停赛,外援前锋莫雷诺伤停,但否极泰来的古特比仍是兵多将广,冯绍顺再次呈现在了右后卫的方位,杨云代替了杨一鸣。上半场的竞赛主场作战的永昌仍是短缺了一点命运,刘子铭直面门将的拍门偏离了靶心,马修斯和钟纪宇的抽射均被石笑天逐个化解。这个时分永昌一直在等候一位超级英豪的呈现。  长春亚泰安全度过了45分钟,关于他们来说,或许客场拿一分都能够称心如意,但被逼入绝地的永昌只要制胜一条路,所以下半场马修斯、穆里奇拉动永昌在山崖边上的跳舞,穆里奇在对手禁区边际拿球,一路内切打破杀到禁区内,用速度甩开了两名防卫球员后,决断左脚劲射。尽管球速不快,可是视点十分刁钻,直飞球门死角,这个进球是穆里奇个人能力的表现,这样的进球曾经在银河常常演出,尽管现在的穆里奇又年长了几岁,但传奇仍旧。  这仅仅穆里奇本场扮演的开端。比分落后,亚泰想大举进攻的时分,他们的后防线又送给永昌一个点球,穆里奇的一蹴即至将比分扩大成2比0。之后如梦初醒的亚泰大举进攻,永昌的门前风声鹤唳,在接连的角球傍边,薛亚男乱战中抽射远角破门的进球技惊四座,但亚泰仍旧忽视了穆里奇的存在——永昌快速反击把球传到前场,马修斯在两人包夹前镇定把球塞到禁区前沿,穆里奇中路插上构成单刀,面临反击的石笑天右脚兜射破门完成了帽子戏法。  3比1的优势下,在攻与防南北极晃动的古特比,换上场的臧一锋本来是加强进攻,成果他空门不进,还送给对手一个点球扳回2比3。当老古用老将矫哲换下候补上台不久的刘鑫瑜,现已清晰要加强防卫了,这次永昌如愿笑到了最终。  3比2,这似乎是永昌和亚泰“最钟意”的一个比分,从中超到中甲,这两队最近接连三次交手都是这个比分。2016年的中超赛场抢救永昌的是马修斯,时隔三年之后换成了穆里奇,两人的“双剑合璧”是永昌冲超的最大期望。  赛后,穆里奇惊讶为什么有这么多建业球迷,马修斯告知他,建业和永昌的球迷是好朋友,穆里奇向建业球迷的看台竖起了大拇指称谢。穆里奇的这个帽子戏法,是永昌队史上的第一个帽子戏法,赛后巴西猎豹在球队的内部群里发了一万块钱的红包,来留念这次的成功和他的帽子戏法。

yq4g0h1r

张伟丽期望UFC能在我国举行PPV赛事  UFC我国讯 UFC主席白大拿(Dana White)不止一次说过,为张伟丽(Zhang Weili)寻觅对手是一件困难的工作。但现在,这现已不再是一个问题了。  在上周六的UFC搏斗之夜157(UFC深圳赛)中首回合TKO打败杰西卡-安德拉德(Jessica Andrade)成为UFC女子草量级冠军后,现已20连胜的张伟丽成为了115磅一切女子选手的新目标。  “我想现在一切人都想要和我竞赛了,由于我现在是冠军了。”张伟丽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中说道。“我可能会卫冕这个冠军头衔几回,也可能会卫冕很长时间,尽管我知道我的对手都十分超卓,但我是能够打败她们。”  在签约UFC只要一年的时间里,张伟丽不只打出了4战全胜的战绩,并且还成为了冠军。现在,张伟丽期望能够歇息一段时间,由于接连备战特西娅-托雷斯(Tecia Torres)和杰西卡-安德拉德这两场硬仗十分辛苦。  尽管白大拿表明张伟丽的首场冠军卫冕战将会在美国进行,不过张伟丽自己表明期望能够领衔在我国举行的PPV赛事的头条大战。  “我当然想要打一场PPV赛事,但我也期望UFC能在我国举行PPV赛事,这是我的希望。假如白大拿想让我在美国竞赛的话,这没有问题,但请让我的整个团队都拿到签证。上一次在美国竞赛,我的团队由于签证问题乃至不能在场边陪我出战。”  作为竞赛最剧烈的女子量级,115磅有一长串的选手在等待着应战冠军。不过关于升重应战蝇量级冠军瓦伦缇娜-舍甫琴科(Valentina Shevchenko),张伟丽也表明自己并不回绝这样的应战。  “是的,我彻底承受。作为一个搏斗选手,我想要应战我自己,想要对阵每一个巨大的选手,所以我很乐意去应战这些了不得的对手。”  张伟丽的夺冠关于我国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时间,这为UFC在这个颇具潜力的商场的开展增添了极大的动力。而这样的一次经典KO,也足以成为张伟丽自己职业生涯中的宝贵财富。  “看到隆达-罗西(Ronda Rousey)被霍莉-霍尔姆(Holly Holm)KO令我心碎,由于罗西是我的偶像。但这很正常,由于每一个搏斗选手都有归于自己的年代。罗西在阅历了自己的年代后,把冠军传递给了下一个选手,就像我相同。今晚我打败了安德拉德,她把冠军传递给了我。”  “我以为安德拉德之所以很乐于把冠军传给我,是由于我是一个愈加超卓的选手。我能够卫冕这个冠军头衔好久,但假如有一天比我更强的选手呈现了,我也很乐意把冠军传递给她,由于那个时候她是最棒的。”(UFC我国 大拿)  拜访UFC.cn检查更多资讯、视频内容

42b4rzjf

中日韩运动会长沙落幕 我国队夺羽毛球竞赛双冠  8月23日至29日,第二十七中日韩青少年运动会在湖南长沙举办。在羽毛球项目中,我国队夺得男女集体冠军。  1993年,中日韩三国体育协会一起建议中日韩青少年体育沟通大会,以此促进互相友爱沟通,对各自体育后备力量进行审阅,共设羽毛球、乒乓球、篮球、足球等11个项目。  本届大会羽毛球项目竞赛于8月25日至27日在长沙的长郡滨江中学体育馆举办,共有四支部队参与竞赛。竞赛分为男人集体和女集体,各队进行单循环竞赛。作为东道主,我国派出了两支部队,分别由国家二队的球员和湖南队的球员组成。  我国队的男团阵型由刘亮、李昀泽、叶浩坤、冯彦哲、戴恩溢和王昶组成,他们在三场竞赛中以5比0先后击打败日本队、韩国队和长沙队,夺得冠军。值得一提的是,我国队只在对阵韩国队的榜首单打时丢了一局。我国队的女团阵型有周萌、韩千禧、戴望、李怡婧、罗徐敏、周芯如,她们先以5比0打败日本队,再以4比1打败长沙队,最终以4比1打败韩国队,相同以3战全胜位列榜首。  东道主长沙队由清一色的湖南小将领衔,长沙男队打败了日本队,但输给了韩国队和我国队,位列第三;长沙女队以1比4不敌我国队,以2比3憾负日本队和韩国队,位列第四。  通过多天的严重竞赛,本届中日韩青少年运动会一切项目竞赛在27日悉数完毕。我国队夺得羽毛球、篮球、网球、乒乓等共十项榜首。27日晚举办了落幕联欢晚会,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熊倪在晚宴上致辞,他期望三国青少年运动员加强沟通,增进了解,共创三方携手开展的美好未来。  依据举办规则,下一届中日韩青少年运动会将在日本举办。(羽毛球杂志)